您的当前位置:AG亚游 > 充值渠道 >

完成之后交给我们来细化

日期:2018-08-16 18:5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小裁缝而已。”对面的女人,坐姿优雅,留着一头长发,穿着自己做的白色套装,面对我们的镜头有一些紧张。“我觉得能把一件衣服做好就行了,这就是我们做服装设计的初心,我们都是因为热爱这个事情才做这个行业。”说出这句话时,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眼睛放光,脸上露出了笑容。离开稳定的工作,由零开始,怀揣着只要能要能做衣服就足够的满足感,创办了自己的私人定制工作室。我面前的巨菲菲,开始给我们讲述她的经历,她的白纱画廊 The White Gallery 和 芙未定制。

  1959年,法国电视台曾经为当时红极一时的Chanel制作了一部纪录片,片中很多观点在时尚行业影响深远,比如对于女性优雅的定义一直被沿袭下来,影响了一代人,其中也包括了年少时的巨菲菲。理科出身的她,在高考填志愿时却只填了服装设计专业,一心想要进入时尚行业。“当时报志愿,我也是说什么都不报(别的专业),就想报这个。”在提到选择专业时她坚定的说道。而后,她进入到北京服装学院学习。2003年,在大学学习一年之后,19岁的巨菲菲由她的导师邹游推荐去了英国创造艺术大学留学。正是这一年,成为了戴安娜王妃私人皇家服装师贾克阿萨古礼的弟子。

  在服装学院毕业后,巨菲菲总是跟随老师挎着那些工具篮子去不同的伯爵、子爵的府第上门量体,然后回来在定制的人台上进行裁衣。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四年。

  2010年,由于工作原因,巨菲菲回到了国内。在建外SOHO的一件服装厂帮助自己的老师贾克阿萨古礼为兰质设计服装。作为主设计,任何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你去过南方的面料市场吗?绣花厂、染料厂,骑个小摩托,得坐着小摩托,然后满地都是泥,他一下雨打个伞。”每当出去跑面料,跟一些供应商或者跟一些面料商谈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服装设计,这种梦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也让巨菲菲感到有一些无奈。

  “后来觉得这个东西跟我平常想的不太一样,那种辛苦真的有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我觉得能把一件衣服做好就行了。能够把一个客户形象打造好,或者是他一些行头帮他做好就行了。”但是对于想要做衣服的初衷还是支持她在这条道路上继续前行。

  离开建外SOHO,巨菲菲决定创办自己的定制工作室。喜欢安静的她最终选择玫瑰里作为自己的第一个创业基地。“以前建外比较闹比较吵,这儿挺安静的,我也比较喜欢。”在这里,她开办了她的白纱画廊,专为会员定制服装。

  “一点小小的变化,可能就戳这条线戳的特别漂亮,就可能直接就会影响,尤其是收缝。特别是如果有一些客户很喜欢你东西的话,那种感觉特别好。如果当有人欣赏你的作品的时候会觉得价钱不重要,尤其是对于真的做产品的人而言。”坐在白纱画廊中的巨菲菲,不再是别人眼中的设计师,只是一个满足于做衣服的小裁缝。

  门口放着用白花简单装饰的白纱画廊的招牌,走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套中式婚纱,左手边是男装定制,衣服整齐的摆放在木质衣橱中。并且放有一张大桌和一个沙发供客人休息和讨论。右手边是婚纱,店内灯光呈现的黄色正好与白色婚纱相融合。正如巨菲菲的装扮一样,店内也是简单干净的装修。

  白纱画廊的名字来源于巨菲菲的一个想法,白纱代表婚纱,而画廊就是为了让了让女孩们能够自己把心中那一件婚纱用画笔描绘出来。但不仅仅是画。巨菲菲的白纱画廊就如同马良的神笔,她负责使画上的衣服变成真。将她们的梦变成现实。“其实我们不把自己叫设计师,我们是婚纱的造梦师,就是你有一个婚纱的梦想,我教你怎么表达出来。”

  巨菲菲始终坚持婚纱必须全定制,她希望更多的新娘穿的是最贴合自己想法的婚纱,如果新娘能亲手画出自己的婚纱,那将是最好的。由于大多女性都没有绘画基础,于是,她制作了很多婚纱裙型的卡片模板。女孩们可以先根据她提供的卡片分析自己的身材属于哪一类,然后白纱画廊会教她们画一些领型,顾客再使用这里提供的裙型模板勾勒裙摆。除了单一裙摆之外,还可以自己叠加组合。如果胳膊肉比较多,就添加一个袖子;不太适合紧身,就改成宽松款;只要把自己内心最想要的样子画出来就可以,有些像小时候玩的公主换衣的贴纸游戏。最后,造梦师会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帮你修改细节,直到将你最美的婚纱呈现出来。

  在白纱画廊,巨菲菲举办了一个活动,每次邀请大概20个新娘一起来画婚纱,教她们自己完成一个作品。完成之后交给我们来细化。有些新娘喜欢缎的,她就用缎面去完成新娘作品,喜欢蕾丝的就用蕾丝添加。完成这些面料的选择之后,再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装饰,再把装饰放上去。最后,一件画中的婚纱就以实物呈现你在眼前。

  路透社上周则报道称,两名白宫官员以及一名了解美国政府内部讨论情况的消息人士称,特朗普已差不多决定撤出伊朗核协议, 但具体做法仍不得而知。

  “我觉得踏踏实实先把衣服做好了,我就觉得自己是个裁缝,没想到是设计师怎么样。新娘们自己设计,她会觉得特别有意思,这件婚纱也更有价值了。”

  比如,有一个新娘特别有想法,因为在秋天结婚的原因,特别希望婚纱上有一些金色的东西,手捧花和装饰也全都要有松果,金子松果。当时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但是白色这么贴金的东西太难看了。最后,巨菲菲就决定在头纱上做小的金叶子、金的小水晶。整体效果就很统一,也满足了顾客的要求。正是因为顾客天马行空的想法,也拽出了造梦师的更多想法,在一来一往的交流和顾客自己设计之中,才能诞生出梦中的婚纱。

  在她的画廊中,有人将自己画的婚纱装裱之后收藏起来,和自己的婚纱放在一起;有人将自己的婚纱剪下一片染成粉色做成自己宝宝的百日的小捧纱。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纪念的方式,而白纱画廊在做的就是留下纪念的第一步。并且希望越来越多人能够留下婚纱这种纪念品。

  与定制服装不同,定制婚纱成本高,利润低。如何权衡设计和商业之间的关系,是每一位设计师面对的难题。巨菲菲也同样深受困扰。“如果两个人都是设计师,就会在设计的细节上钻牛角尖;一个是设计师一个是商人,虽然在观念上又不容易统一,但是运作起来就很快了。”当一个产品走商业化时,或多或少会在设计上产生一些影响。服装作为一个媒介,其实很好的把艺术和商业结合起来了。但由于种种原因,即使中国优秀的设计师层出不穷,但是能把品牌做起来,走出国门的却寥寥无几。

  “我今年肯定有一个想法,其实我还是挺实际的一个人,首先要让自己生存,不生存怎么把自己想法传播给大家?你上战场打仗自己先死了怎么打仗?这点我觉得特别好,但是这也是对我们设计师的考验,这其实是我们的弱项。”一直学设计,固化的思维将使品牌在运营上面对许多困难。“所以我今年就想把这方面加强很多,学一些商学院品牌的故事,一些品牌推广的课程。”

  今年开始,巨菲菲希望在品牌上多增加一些宣传,提高曝光度。并且跟随目前的趋势,开拓一些服装微定制的服务。不同于全定制需要大量的交流和时间、物质成本。比如,给皇室做衣服,从上门量体到成衣,至少需要一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而当下的快节奏生活,不能像皇室一样长时间等待一件衣服。而微定制就是设计师做出几个款,让顾客在其中挑选,可能会根据顾客要求修改一些细节。时间成本低,价格也比全定制更低一些。能为品牌带来的商业价值也更高一些。

  而在婚纱方面。由于其人群的固定性,和婚纱含义的特殊性,巨菲菲坚持需要全定制。比如,遇到一个顾客,非常大胆,她可以背部全露,前胸也做了一个很深V的设计。其实并不是说款式上有多复杂,但是在细节上要求特别高。所有花边的摆或者是布料的选择,或者是蕾丝的摆放都要求很高。“你在给自己做婚纱的时候,你想的可能是我梦想这么多年的一件衣服,因为你懂设计,很多女孩子想让你把她们的梦想完成。”所以对于想要婚纱定制的顾客来说,这不仅仅是她们的美好愿望,对于设计师来说也是一种情怀。微定制无法满足她的高要求,也同样无法满足设计师的设计初衷。

  巨菲菲认为,婚纱无法做成一个商业化的产品,不是说我买一个婚纱你给我打个折的东西。如果新娘自己来设计,婚纱的价值也完全不同了。所以,她决定将自己白纱画廊的画婚纱的活动一直延续下去,新娘可以免费来这里画出自己的婚纱,并且可以将原稿带走。“我们希望下一次活动,可以邀请30位准新娘和我们一起来完成她们梦想中的婚纱。”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
最新文章